当前位置:首页 >> 李进

最火会烧饭的剧抛脸美人最要命沈建宏吴越烟台王子建黄宝欣

2022-06-29 18:32:53  天极娱乐网

会烧饭的剧抛脸美人,最“要命”

原标题:会烧饭的剧抛脸美人,最“要命”

人一双标起来,连自己都怕。

如果谁跟我说,有一部古偶剧,有位富家小姐,性格软萌有点傻白甜,日常跟姐姐后面,擅长耳根子软。对了,还特别会做饭,号称“大业第一厨娘“,然后机缘巧合遇上大业第一吃货。

开始呢,看男的万般不顺眼。处着处着,咦,这男的长得还挺可爱。再处着处着,嚯哟,好直爽好不做作,简直清新脱俗美少男。

最后,小姐姐被嫁给大富大贵搞事情等上位的二皇子,封建社会女子终极理想归宿了嘛,可她呢,不得了,直接炸成四海八荒万年第一酷姐。就,直接把二皇子开除婚籍!

像这种,美貌柔弱+厨神上身+内藏核弹的绝色厨娘三件套,求求编剧老师,住手吧,别写啦,写了我也不信——然后安泳畅出现了。

奥对,上一次她古装惊艳到我,是《太子妃》里的这位!

然预计到2017年后这次,《我就是这般女子》中,是“厨娘vs吃货”的谢婉瑜。

古偶剧有了这样的美厨娘,管你是惊天逆袭的人设,还是备受煎熬的剧情(怎么不煎熬,谢婉瑜你啥时候嫁给大业第一吃货班恒啊,你那么爱他),它真的就,脑子里没疑问了,心里不惆怅了,肚子不饿了,任督二脉气息丹田什么的,全打通了。

看看姐姐这张脸吧!你说,还有什么是一副绝色美人图解决不了的?

不对,话不能说太满。

毕竟,姐姐的眼里不仅有星辰大海,还有演技,玄就玄在,安泳畅,每次把她放到不同的故事里,好像就是能产生出一种,“啊又是剧抛脸”的化学反应。

每次都想,是你,是你,在哪里见过你。到最后不想了,一拍大腿——

这演技,真香!

啊,又被美到了 要不是安泳畅,你让我信这一幅厨室里的古装美人图吗?

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豪门千金,穿着粉色简单衣装,简约优雅,一旁面色严峻的丫鬟,证实了她的身份尊贵,但你看她在干嘛,在烟熏火燎油渍四溅的厨房里,duangduangduang剁肉。

不是!超装的!你就说这是什么暴总文风,分分钟,我搞不好就要点击退出。但是同款的厨女剁肉,安泳畅来装,请看这个画风。

拉风地挥起厨刀——妈耶,厨房杀来了。我,愿意是小姐姐砧板上的肉。

在并无过度美颜的镜头面前,一刀刀地,展示360°无死角的美貌和溢出屏幕的亲切。

都能让人原地化身尖叫鸡,大喊一声“我可以”。

就让人觉得惊艳,心动,让人沦陷——天啦噜,这样的姐姐做的饭我还能吃吗,我我直接晕死。

姐姐如果做鸡汤,问我,“甜吗?“大叔我立马答一句:你,好甜!(奇怪,为什么写出了痴汉的文风,是美丽让我盲目了)。

真的,越是穿着颜色最寡淡的衣服,不仅不给颜值减分,更衬得演员本人唇红齿白。

如果换成成婚那段,在大红礼服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演员明艳动人。

就这样的小姐姐要和你成亲,二皇子你竟然想着别人,还打人?

就你这品味肯定成不了什么大事了!

啊,那美人落泪的场景,一看就让人深受触动。

也让人肉眼可见地get到了美女演技。

化学反应强烈,美了美了。

真的,可以说剧一开播,感叹姐姐的颜值和气质的声音,就没停过。

特别在一个封建时代的复杂环境里,安泳畅这样的小姐姐,简约素净,像一枝亭亭玉立的百合。

偶尔明艳动人,又像一朵高调绽放的玫瑰。

特写特别好看,凄婉,惆怅,楚楚动人。那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的柔美。

是不是应该这么说,真正充分、一等一的美,无论是在厨房还是哪里绽放,都可以互通无阻,都能够像吃货遇到美食似的被欣赏与喜爱。

而古偶小言剧,美就是硬道理,不美,就是赶客,就是分分钟的煎熬。

但这样的美,又是演员气质、演技与角色匹配度等相互酝酿而成,就像一道好菜,色、香、味,一样不能缺。

说白了,角色之美,不止在颜,也在演技令角色自洽,也才能令绝色妥帖。

这演技,真香 但安泳畅又不止于美。

古偶的故事可以是相对简单、低龄一些的,但这不代表它的表演是简单粗暴的(虽然很多古偶就是jpg演技)。

但这种演技,又往往不是容易炸裂,古偶剧的演技,在于藏。不追求猛火烹饪,只在乎慢火煎熬。

不夸张地说,谢婉瑜这个角色,放古偶剧里,绝对算难演。

一是这个角色没有参考性,心狠手辣的奸妃天天在厨房下毒我见过,运筹帷幄的皇后安排丫鬟们去厨房下药我也有过耳闻,但自己烟熏火燎做饭的绝色美厨娘在哪里?

而且,谢婉瑜的故事线很完整,从最初的单纯软萌到后面的勇敢站出来,整个人物的成长变化是有的,但她毕竟不是女一,没那么多丰富的角色铺陈,要让观众看到角色的成长,必须在有限的戏份里呈现。

二是这个角色很容易脸谱化。

软萌、傻白甜是谢婉瑜初期身上两个最明显的标签,一张白纸,天真无邪、心思纯净,近几年古装甜宠剧这样的角色比比皆是,但角色后期又有觉醒和变化,有层次感和前后反差,她把石飞仙视为最好的闺蜜,却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只是利用自己,和班婳因为家族针锋相对,但又那么身不由己。

要演,那个度很重要,要演出真情实感的温柔叛逆,又要不被观众恶心说不过是一个圣母 “白莲花”。

等于这个角色就像一个洋葱,表面很简单,其实拨开一层还有一层,越到后来越上头牙克石,所以对演员来说,既有施展空间,也是一次表演功底考核。

安泳畅这次的KPI完成率很高。

这角色从小生在富贵家,家人疼姐姐护着,家就是她的天她的地,但偏偏最后翻天覆地了。

最关键是演出其中人物成长变化的脉络。

一开场这个角色就是软萌又好笑。

谢家退了长子谢启临与班婳的亲事,而班婳又是班恒唯一的姐姐,谢婉瑜则是谢启临的幼妹。两人一个是资深干饭人,一个是豪门女厨神,所以当这两人碰到一起的时候,总会摩擦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火花。

在美食面前,两人是默契十足的知己、是伯牙遇子期;但家族恩怨一出来,又是针尖对麦芒。

你可以看到谢婉瑜和班恒斗嘴时的软萌,就奶凶奶凶的,但笑得又温暖明亮。

被资深干饭人欣赏的她,眼神清澈、光亮,充满了天真和幻想。

另一方面,她又极度护短,不管是谁只要说她的亲人有一丝不好,她就会像个护犊子的母鸡一般跟对方刚起来,刚吧,又刚不过别人,

因为谢启临退婚而和班婳吵起来,吵着吵着,蔫了。后退一步,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神。

这一退,角色就生动得很。一个美厨神能有什么坏心思。

婚礼戏那一段是公认的演技高光,内心矛盾、忐忑,不想嫁二皇子,又被家族安排着非得嫁,对信任的姐姐那勉强的一笑,就演出了女孩子特有的脆弱和柔情。

到了婚礼当晚,她用书房姐姐的画像质问二皇子,二人矛盾爆发,直接被二皇子家暴,这场戏安泳畅完全实现了从愤怒、委屈到不甘等情绪的精准转换,到最后,她不说话也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沉重,规矩了几十年,听话了几十年,却丢掉了自己的幸福。

是安泳畅的演技,让我们相信了她未来早晚有一天大爆发,跟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决裂。

也是通过她的表演,观众得以进入角色的的世界。领略被古偶作品长期忽略或扭曲的女性觉醒。

货真价实的女性反击,在现在的古偶剧里太少见了。

从宫斗到手撕,古偶女性风评被害。不是为男人争风吃醋,就是为地位勾心斗角。一点小事情,就闹得天翻地覆。

“女人为男人活”已经成为大众对古偶剧女性的典型偏见。

女人在一起,就只有撕来撕去吗?

但安泳畅追求的是别的东西。

古偶剧的哭戏向来以美为第一追求,所以好多哭给人的感觉是哭得好美啊好美啊,即使演员脸上都是泪水,观众却丝毫get不到角色悲伤的情绪。但是安泳畅的苦戏却能让观众共情,感受她的绝望和不甘,看着看着就跟角色共情,好像角色再不和离,跟她的吃货小哥哥在一起,观众自己饭都吃不下了。

这种自然、真挚、细腻的表演,让观众看到原来古偶也是可以有表演层次感的。

就说安泳畅这回,从早期的单纯,到大婚后的迷茫、矛盾到后期的坚定、铿锵。演技仿佛菜的香气,一层层飘出来,飘到观众心里。

而这场表演的最终指向,则是打破古代女性被禁锢的命运,实现真正的女性独立。

所以最后这个角色去反抗父权,去披荆斩棘,才那么爽燃,又那么合理。

绝色小厨娘,演技“熟了” 但,直到安泳畅自己说出来,我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因为这个剧中的美女厨神,在日常生活中完全是个厨!艺!小!白!

别说做饭,就连谢婉瑜的“吃货”属性,拥有高度演员自律的安泳畅也是自动过滤掉,吃什么吃,“我是个怕胖的吃货吧,想吃不敢吃呀”,就剧中那些好菜,看一看闻一高邮闻吧还是可以的。

哎,清醒一点,这还是干事业的好演员。

骗也就骗了吧,小姐姐那么美,这么说吧,如果你是谢婉瑜的受众,我打包票,安泳畅会比美女厨神更值得你入股。

一旦入股就意味着,开始了哇哇哇模式。

比如说,我也是喜欢上这个角色,回头按启动键开始工作去翻作品才想起来:啥,江映月是她演的?

《太子妃升职记》是安泳畅18岁出道后拍的第一部戏,当时她还是中央戏剧学院大二的学生,就跑去演一个“白莲花”+“绿茶”的江映月,虽然是赵王妃,但和男主有一段私情,也是全剧唯一一个在认真宫斗的角色。

作为观众口中的心机白莲花,没少陷害和离间男女主的关系。

但观众又气她 ,又怜惜她,因为角色造型太美了,特别是跳舞,气质又纯又仙,奥对了,《太子妃》剧组多穷大家都知道哈,一个专业使用鼓风机的剧组是该产品利用于汽车零部件、电子电器与通讯、家电家具用品、铁路、军事航空、医疗等领域请不起舞蹈老师的,所以大量的舞蹈戏份,都是安泳畅自己编的,不但要编舞,而且每次跳舞都要表现不同的心境。厉害了小姐姐。

但剧集杀青后安泳畅即刻返校学习去了,认认真真学满毕业才出来正正经经拍戏,从现实角度来说,这一下,资源就没接上,等于要从头再来。

但很快她又有角色让观众记住了。

《我的狐仙老婆》她饰演古灵精怪的小狐仙兼呆萌小吃货林彤。

《将军在上》有点像“太子妃2.0”,安泳畅饰演将军府的小妾杨氏,还是和盛一伦对戏,角色最后吐血而亡了。

因为 “管家婆”杨氏在剧中经常拿着算盘算账,为了把算盘打得利落,安泳畅专门去学了珠算,等戏拍完,安泳畅的珠算水平已经像模像样。

她还出演了一部游戏《隐形守护者》,饰演方敏。

啊啊啊啊啊,这个角色的美丽,又深深穿透了偶的心。

翻了翻她的微博,照片都很好看诶,小姐姐即使淡妆五官也很立体。是货真价实的大美人没错了。

但又稍微有点唏嘘,她出道作就是《太子妃》,相当于初入职场就拿到了好果子,最后的成片效果确实不负众望,现在回看也不得不盛赞当年剧组眼光独到,角色对味就成功了一半。

后来安泳畅的演技也没让人失望过,但她偏偏剧抛脸,每一次都让观众重新认识自己的演技,但就想不起来之前她演过啥。

谁让她虽然演了不少古装剧,但几乎次次角色不同,角色命运时而欢喜时而最后吐血而亡,观众都是薄情郎,当时爱过就算,回头不再想起。

但现在看了《我就是这般女子》她的表演,我发现前面的铺垫都不是多余的。

高起点风光是很风光,但也就像是职场里那些起步就很优越、平步青云的人,不好好把握跌落也快,一战成名这个词就有极大的迷惑与诱惑性,陷进光环是人性常态。

但安泳畅却那么清醒。

她说觉得不仅仅只是演员这个行业,所有的行业都是适者生存,只要你所在的行业和工作岗位上,认真钻研,肯花时间和费心力,那我相信你一定会在这个领域有你的一席之地,有你一口饭吃。

还说最崇拜的演员是巩俐,有魅力有韧性,那么美的姑娘,目标是圈内人认可的实力派女演员。

演员这个行当,很容易陷入眩晕,这样的清醒真不容易。

我个人认为安泳畅的演技和实力都被低估。

但又觉得不用急,有好演员潜力的人,总是能沉住气,让自己的羽翼更丰满,哪一天爆发了,续航力也会更久。

就像一道好菜,要花工夫,用心思,就急不来,安泳畅当下的状态,我觉得是在慢功夫烹饪这道好菜,现在是做了一半,香气刚溢出来,等正菜亮相,哇,吓你一跳。

接下来她还有胡一天、钟楚曦主演的《青春须早为》,还有刚杀青的新剧《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好戏上场,观众等着入戏。

谢婉瑜终有历劫成功一飞冲天的一天,安泳畅该有的,一定也会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Mechanical analysis of secondary impact of packaging
Sino Age Development Technology
Forecast of top 10 development trends of lighting industry in 2019
Tractor safe driving should be five stable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